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华信新闻 > 华信公司新闻
  NEWS

华信新闻

华信公司新闻

华信官方:上半年证监会开出181张罚单 私募违法违规罚单明显增多

标签: 发布时间: 2023年07月03日 12:10:20 次浏览
原标题:上半年证监会开出181张罚单 私募违法违规罚单明显增多

  今年以来,监管部门持续“零容忍”打击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行为,强化执法震慑。

  记者据证监会网站数据统计,上半年证监会和地方证监局开出181张行政处罚决定书(以下简称罚单),合计罚没金额24.2163亿元,罚没款金额已经接近去年全年(26.67亿元)。其中,信披违法、内幕交易、私募基金违法位居前三位,罚单分别有82张、29张和26张。

  经与往年对比,记者发现,今年私募违法违规罚单明显增多;对出借证券账户、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违法等处罚呈现常态化;巨额罚单多集中于多次违法被罚且屡教不改的违法行为。

 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教授郑彧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今年以来,监管部门处罚呈现广覆盖的特点,在虚假陈述依旧为主的罚单中,债券信披违法处罚数量增多,强监管信号明显。下半年监管部门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依旧保持“零容忍”,打击类型以传统的虚假陈述为主,也将涵盖各类新型违法行为,同时打击力度不减。

  屡罚不改者被重罚

  今年以来,信披违法和内幕交易依旧是处罚重灾区,但是处罚情况出现一些新变化。如上半年的信披违法罚单中涉及债市罚单增多,有12张,其中1例还涉及欺诈发行公司债。内幕交易罚单中,涉及内幕交易同一只股票的罚单增多,即内幕交易窝案增多。另外泄露内幕消息、怂恿他人内幕交易的亦被处罚。

  虽然上半年操纵市场罚单数量仅有7张,但大多都是巨额罚单,合计罚没金额16.92亿元。对于多次违法、屡罚不改的行为,监管部门重拳出击,开出天价罚单。上半年罚没金额位居前两位的都是操纵市场罚单。

  如王法铜和董邦庆利用74个证券账户,向他人借贷加杠杆配资交易四只股票,被证监会“没一罚四”,合计罚没金额高达11.27亿元,成为年内证监会开出的罚没金额最高的罚单。而早在2018年,王法铜就因操纵“如通股份”等三只股票被证监会“没一罚三”,罚没13.89亿元,同时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任良成也是证监会罚单上的“常客”,2015年、2016年、2018年均因操纵多只股票被证监会处罚。今年再次因操纵16只股票(其中1只涉及刑事案件,未被处罚)被证监会“没一罚三”,罚没2.97亿元,罚没金额位居年内第二。同时,任良成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“任良成操纵股票行为持续时间长、操纵股票多、涉案金额大,已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。任良成已被我会行政处罚3次,目前又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被提起公诉,法院一审刑事判决已认定其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。”证监会表示,任良成属于典型的不知悔改、顶风作案情形,行为特别恶劣,应当依法予以严惩。

  “对同一处罚对象所采取的处罚力度加大,体现了资本市场‘零容忍’的态度。”国浩律师(上海)事务所律师朱奕奕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曾因资本市场违法行为接受过监管处罚,却未引以为戒,再次实施违法违规行为,主观恶性程度更深,加大处罚力度是必要之举,在依法惩处违法者的同时,对其他市场主体也起到警示作用。

  私募罚单明显增多

  私募基金违法违规罚单增多,是今年证监会罚单的一个明显特点,上述26张罚单涉及10家私募机构及其相关负责人。其中,上海证监局于6月底一口气下发了对8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24张行政处罚决定书,8家私募实控人均为胡某岗、黄某波,违法行为包括从事损害基金财产和投资者利益的投资活动、未按规定履行信披义务、未按要求报送年度财务报告、未妥善保存私募基金业务相关资料等。

  “从基金数量、资产规模来看,私募基金已经是资本市场的一类重要投资者。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数量多、规模小,合规水平乃至合规意识相对较低,在证监会执法能力不断提高的情况下,查处的私募基金违规案例有所增加,并不令人意外。”德恒(上海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波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另外,一些新型违法行为亦受到处罚。如素有“定增王”之称的九泰基金,为参与“保底定增”,利用基金财产为基金份额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而被证监会处罚。据行政处罚决定书,2017年,九泰基金通过旗下基金九泰久利参与五家上市公司保底定增,实际控制人或股东签署涉及收益保证的协议,年化收益在7%至13%不等。另外,九泰基金实控人还授意九泰久利买入某公司股票,该公司实控人承诺,未来卖出变现后实现的投资年化收益率(复利)不低于12%,否则以现金方式补偿其不足部分。

  但是,直至九泰久利清算时,九泰久利未向基金份额持有人披露保底事项,基金清算财产也未包括补偿款项。截至证监会调查时,仅三家上市公司股东实际支付补偿款,合计22384.92万元,补偿款项全部汇入九泰基金股东九州证券银行账户。

  实际上,2020年出台的再融资新规已经明确禁止“保底定增”,此后最高法明确保底定增协议不受法律保护。陈波表示,一般情况下,“保底定增”事发后,证监会一般不会处罚定增投资者,个别私募基金以及相关负责人被罚,原因也并非“定增保底”协议,而是背信损害所管理产品的投资者利益。

  新型违法行为全覆盖

  近年来对一些新型违法行为的处罚日渐常态化。新证券法将出借证券账户的禁止范围从“法人”扩大到了“任何单位和个人”,上半年共有3张罚单涉及出借股票账户。相对应的,借用证券账户的单位和个人因不同违法行为亦被处罚。

  “出借证券账户等涉及新证券法规定的罚单增多,也反映了监管‘零容忍’,通过加强处罚力度,警示相关市场主体,减少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。”朱奕奕表示。

  此外,证券投资咨询业务监管趋严,年内3张罚单涉及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违法。其中,福建天信因向证券监管部门报送的文件、资料有虚假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,并且情节严重,被撤销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。

  “近年来,监管部门根据市场的新形势,不断扩宽打击范围,涵盖到各类违法行为,体现了强监管、零容忍的监管理念。”郑彧说。

  接下来,朱奕奕表示,资本市场将着力加强全面注册制下的市场秩序保护和生态塑造,继续保持零容忍的态度,加大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,保护投资者利益。

  另外,对于一些市场主体通过钻法律漏洞企图谋取非法利益,进而导致资本市场中出现的一些新型违法违规行为,监管部门需要不断完善、修订现有制度,同时加强打击力度,对相关市场主体起到震慑和警示作用。

本文由华信官网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ohpeter.com/article/yixinggongsixinwen/1858.html

QQ:  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101号
Copyright © 2018-2019 华信平台版权所有   粤ICP备19085975号-2   华信主管24小时在线,注册、代理欢迎咨询